设为首页    |    站内搜索

论刑事诉讼中电子数据的收集和认定

2020年06月30日来源:广西法治日报责任编辑:张振鹰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关注南天一剑 关注广西法治日报


□金兆军

在刑事诉讼中,电子数据对刑事案件的办理起到不可或缺的关键性作用。由于我国电子数据方面的立法体系尚不完备,且因自身独有的特点,电子数据较易被伪造、篡改,加大了其在取证与认证上的难度,致使司法实践中法官不敢轻易采信,进而导致电子数据的作用难以得到发挥。本文从研究刑事诉讼中电子数据的收集与认定入手,寻找更好的解决思路和办法以展现电子数据的作用与价值,并为弥补其所存在的不足与缺陷提出建议。

一、刑事诉讼电子数据的表现形式

随着科技的不断创新和发展,电子数据的表现形式越发多样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收集提取与审查判断电子数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目前我国的电子数据包括:网页、博客、微博客、朋友圈、贴吧、网盘等网络平台发布的信息;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即时通信、通信群组等网络应用服务的通信信息;用户注册信息、身份认证信息、电子交易记录、通信记录、登录日志等信息;文档、图片、音视频、数字证书、计算机程序等电子文件。

二、刑事诉讼中电子数据收集与认定存在的问题

证据的取证和认证是整个刑事诉讼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鉴于电子数据的特殊性,电子数据在取证与认证环节不仅需要与传统证据进行区分,还需要更多具体细则标准去规范。但我国电子数据相关立法不够完善,可操作性不强,导致电子数据的取证和认证在司法实践中遭遇层层阻碍,进而影响电子数据在刑事诉讼中发挥作用。

(一)电子数据的取证

1.电子数据取证主体存在的局限性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规定,证据的法定收集主体有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但因电子数据所具有的专业技术性,在取证时会比传统证据困难,对取证主体的要求也会更高。在实践中,电子数据的取证主体大多存在四个方面问题:一是多数取证主体只精通法律知识而不具有关于电子专业技术的知识储备与技能。二是在特殊情况下遇到技术难题时,取证人员无法解决,需要委托专门的机构或电子技术专家协助取证,而此时真正对电子数据起到主要取证作用的往往是电子技术专家和专业机构,取证人员可能只起到辅助作用。虽然电子技术专家或专业机构由有关司法机关授权委托,享有临时的合法资格,但其是否有合格的资质以及其专业性都容易引起质疑,从而导致被收集的电子数据产生瑕疵或被当作非法证据直接排除在外。三是具有专业技术的取证人员不具备法律上的知识储备,在取证时可能会出现只关注和追求技术方面的问题而忽略法律程序上的要求。四是缺少同时具备以上两种知识储备技能的取证主体。这些问题阻碍了取证主体对电子数据的收集、固定工作的顺利完成。由此可见,电子数据取证主体的最大局限性在于取证能力受专业技术的制约。

2.电子数据取证与公民合法权利的冲突

在司法实践中,电子数据取证通常会涉及被调查对象的两项权利:一是电子数据所承载的信息涉及的隐私权;二是电子数据依附电子设备涉及的财产权。侦查人员收集电子数据时,被调查对象除了是犯罪嫌疑人之外,还有可能是与案件无关的第三人。在收集电子数据时,若侦查人员保护公民权利的意识薄弱,会导致可能与案件无关的第三人的隐私外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收集提取与审查判断电子数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四条规定,在收集电子数据时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配合,电子数据涉及秘密、隐私时应当保密。但规定过于简单,存在立法上的缺陷,导致在司法实践中出现司法机关权力滥用等现象。

(二)电子数据的认证

司法实践中,对电子数据可采性认定一般是根据证据基本属性通说的“三性”(真实性、关联性与合法性)的检验来辅助判断。电子数据具有的特点是传统证据无法比拟的,若单纯运用和传统证据一样的常规检验方法,没有对电子数据的“三性”加以明确规定,会对可采性的认定造成一定困难。

首先,真实性指证据必须来源于案件事实,必须是在形式上或表面上的真实,否则不能被采纳。即要符合形式客观与内容客观两大基本要件。而电子数据的真实性无法单靠肉眼直接作出准确判断,且其容易遭受破坏、伪造甚至遭到篡改、删除等在表面寻不到痕迹的技术处理,因此电子数据无论是形式上还是内容上的真实性都难以认定,即便是电子信息技术专业的专家也不能以十足的把握得出鉴定结论。

其次,关联性是指证据必须与案件事实有客观联系,对证明案件事实具有某种实际意义。电子数据的关联性认定与传统证据相似,认定的关键都是事实问题。电子数据关联性争议点是在司法实践运用电子数据时该如何表述、界定。在关联性的界定上很难有量化的标准,通常都是靠逻辑判断、经验等进行裁量,因此这成为电子数据关联性认定难以把握的点。

最后,电子数据的合法性认定不仅要对证据的形式和收集过程中具体的程序、手段方法、取证主体等是否符合法律规定进行认定,还要对电子数据的生成、传递、存储等环节是否合法进行认定,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直接影响电子数据的合法性。若没有合法的“外套”,电子证据将陷入无用武之地。

三、完善电子数据适用规则的相关思考及建议

(一)完善电子数据的取证规则

1.加强电子数据取证主体队伍建设

上述取证主体存在的主要问题,不仅会阻碍电子数据的顺利取证,还会影响电子数据的作用效果在诉讼活动中的发挥。可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完善。

首先,在立法上要进一步作出具体规定:针对电子数据的取证,要明确规定具有专业技术的取证人员才能进行取证;对于相关的专业机构或专家,要明确规定统一的资质标准,必须规定严格审核其是否达到合格的标准资质要求。

其次,在司法实践中,要打破目前取证主体的局限性,可以通过以下几个方面来弥补现有电子数据取证主体队伍的不足:吸收、引进专业技术人才;提高现有电子数据取证主体的专业水平和取证能力,可以通过定期开展与电子数据相关的专业知识和取证技术培训,不断提高现有取证主体的业务水平和能力;注重培养同时具备法学和计算机知识的复合型人才,人才培养计划应着重在高校进行,可开设针对性的专业等。

2.注意平衡与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利

为兼顾打击犯罪与尊重、保障人权,在立法上可以有针对性地从以下几个阶段制定相应的规定加以完善。

——准备阶段。侦查机关向有关单位或个人获取与犯罪案件相关的电子数据前,应当按照法律规定与程序性要求办理相关手续。

——进行阶段。侦查人员在取证过程中应当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取证程序对电子数据进行收集,而且不能超过允许的范围,搜查对象也不能随意扩大。

——事后阶段。若无法避免与公民合法权利的冲突,导致公民合法权利遭受侵害的,应当建立救济机制和赔偿机制,并明确受害人申诉的机关、程序等,让被侵权人能够获得有效赔偿,同时还能防止国家权力的滥用。

此外,在原有的基础上加强检察机关对侦查人员的监督,以保障取证活动顺利进行。

(二)完善电子数据的认证规则

1.完善电子数据可采性的认定规则

在我国立法中,对于电子数据的可采性没有确切的立法和相关司法解释,解决的办法就是明确和完善电子数据可采性中对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的认定标准。

首先,电子数据的关联性认定与传统证据的认定在本质上无太大区别,在认定上运用与传统证据一样的方法即可。

其次,违反以下限定条件即认定不具合法性:非法定取证主体或不具有法定授权的资格主体收集的电子数据;取证主体的收集行为违反法定程序的电子数据;通过非法秘密录制、搜查、扣押等方式收集的电子数据。

最后,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确定电子数据的真实性:辩护人与公诉人都无异议并加以认可的电子数据;有证人的证人证言作为补强证据与该电子数据相结合,证明其为真的电子数据;能出具有关证据,证明在关键时刻计算机等电子设备处于运行中是正常状态,且不会影响电子数据完整性的;经过适格专家鉴定为真实的。

2.完善电子数据证明力的认定规则

第一,与传统证据相比较,电子数据是非主观的,经过合法举证质证可以纳入证据链,其证明力应认定为较强。

第二,电子数据复制件的证明力应该考虑的是恢复期的长短、恢复数据的完整与否,如符合相关规定,其证明力应当认可。

在司法实践中与公民权发生冲突时,上述建议能起到一定作用,也能在公民合法权利遭受侵犯后更好地保证和发挥救济制度的补救作用。

(作者系苍梧县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